银朱

白白胖胖,遇事不慌
宋继扬老婆
8.22 36 36

不行,霸总ooc太严重了,简直不是同人了


【磊落不凡】霸道总裁的甜蜜小逃妻 2-3

*就是甜,撒糖齁甜文,我就是想看那种甜腻腻的文

*为了甜会ooc的,慎入




2

方一凡回了房间后就从床底下摸出手机,他连衣服都不需要带,季杨杨早已准备好,酒店就在郊区。

他假意说要上厕所才把身边的人支开,厕所窗小,掀开窗帘他看了看,果然宾客都在屋里,外面只有零星几人,后门更是一人没有,咬咬牙从二楼一跃而下,正好掉在佣人晒在花园里的被子上,崴了一下脚,倒没什么大碍。

只是这衣服……

他翻了一下胳膊边的布料,一个十几厘米的口子,幸好不仔细看不出来,他宝贝的捧起存了二十万的手机,屁颠颠的奔向了他的美满日子。

后门有监控,方一凡为了摆脱来逮他的人连续换乘好几辆车,用身份证在小旅馆办了一间房又坐车跑去了季杨杨给他订的套房。

等方一凡精疲力尽坐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快十点了。

方一凡摸了一把汗,“累死了。”

他美滋滋的到了一杯可乐,脱掉了一身汗的礼服,只穿着老头背心和大裤衩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就林氏这么大的财阀,娶的哪里是夫人,娶的明明是面子,大婚时老婆跑了,他就看林氏丢了这么大面儿怎么还娶他。

他是快活,方氏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好友乔英子一直打电话来,方一凡一律不接。

童文洁端坐在沙发上,仔细思考中对策,林先生指定要方氏子去联姻,如今方一凡跑了,童文洁眼里的泪水直流,她现在实在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又开心又害怕。

她害怕林氏打击方氏又开心儿子不用嫁给不喜欢的人了。

方圆伸手招来管家,“去吧表少爷带来。”

旁支的方冉……希望林氏不会介意。

方圆搂住媳妇的头,安慰的拍了拍她,他一向招猫逗狗是一副胸无大志样,只有这个时候他最镇定。

厅里人都在等着看林氏的笑话。

方一凡也在等看这位林先生的笑话,这个城市里林先生特指林氏财阀那位。

电视甫一打开五十六寸的一张巨大帅脸映在了方一凡眼里。

今天是林氏的大喜日子,几乎全城都是林氏的新闻,面前这屏幕上的人穿着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礼服,完完全全把他那高挑的身材展现出来,站的笔直好似寒松冷树,气场巨大,而那张脸也和传闻不一样,简直是天差地别,一双黝黑水亮的眼睛盯着摄像机,好像在盯着逃婚的方一凡。

盯得方一凡汗毛倒数,活生生感觉是自己负了他。

他微微点头示意可以开始采访,冷淡磁性的声音自口中流出,一字一字打在方一凡耳膜上,“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我……”

回国两年都不曾接受记者访问的林先生今日居然同意了,可以看得出他对这桩婚事多么看重。

方一凡震惊了,可乐也跌在地上,眼前全是那张脸那段声音。

熟悉吗?

熟悉!

这就是三年前那人,就是他暗自喜欢了三年的不知名英雄。

方一凡立刻从脱下的礼服里翻出手机,“季杨杨,我现在立刻就要回去结婚。”

躲什么躲!

你说你躲什么媒体,搞什么神秘,你要是早点接受一下访问他还跑什么?他马上收拾收拾住进林家!



3

怎么办?直接回去也太丢面儿了,方一凡好歹纵横B市公子圈二十几载。

总不能到时候跟人说:我是颜狗,明明我都跑走了,看到林先生长那么好看我就又回来了。

丢面儿!不行!

送命!这可是道怎么做的都丢面儿的题!

方一凡内里又在暗暗戳林先生,怪他从不在人前露面,害他胆战心惊逃跑又费尽心力回来。

好在季杨杨是个聪明的人,他用了三十秒听懂了方一凡到底在叽里呱啦说些什么后立刻驾车跑去接他,又叫黄芷陶准备了一套衣服,方一凡演技爆发的装作他是被贴心好友季杨杨阴了被抓回来的。

管家接到季杨杨的电话,立刻和童文洁和方圆说了。

方圆皱着眉头,看向已经整理好的旁支表少爷方冉。

那孩子正兴奋的整理衣服,就等着嫁过去林氏享受荣华富贵了。

童文洁不愧是童文洁,当即决定,“把表少爷带下去吧。”

方冉腿一软跌在地下,哀求道,“叔母!为什么?”

童文洁转头,“凡凡回来了,你也应该知道,林氏要的是方氏子。”

方冉挣扎道,“我也是方氏子!”

童文洁绝情道,“你不是,我童文洁生下来的方一凡才是方氏子。”

方冉这一支已经旁的不能再旁了,隔了五六辈来投靠他们,别说童文洁,就是方圆也对他没有半点亲切感。

加上之前童文洁不愿意让方一凡嫁过去,问了方冉了,方冉死不愿意嫁给相貌丑陋的林先生,童文洁才不得已让方一凡嫁的。

因为方冉是方家人,碍着她是媳妇需要给方老爷子面子,童文洁自认已经对方冉一族很好了,如今方冉也是看见电视里的林先生才愿意的,前一个小时还在闹割腕呢。

这门婚事本就是方一凡的,如今方一凡回来,这门婚事就还是方一凡的。

方圆捏了捏童文洁的手心,示意他同意这么做,童文洁有了底气,将方冉带了回去。

方冉知道自己闹,叫是一点用也没有的。他眼底闪过一丝狠厉,乖乖下去了。

酒店里林先生站的笔挺,站在婚礼台上看着门口。

婚礼已经逾时二十几分钟了。

林先生一动不动,像一座雕塑,酒店里已经隐隐响起了谈论声。

突然门被打开,一个穿着白色礼服的方一凡站在门口,背后的阳光照着他,窜进由镁光灯填满的酒店,那人想一个天使一样,站在门口。

方一凡看着满殿的人和孤零零的男人,心里有些没有底气有些不好意思。

他一步步走向林先生,真的是一步步,他也不敢走太快,因为他根本看不出林先生的心情,他好像没有喜怒,就站在那里。

方一凡走上前站定,抬头对他说,“我来了。”

林先生比他稍高一点点。

林先生刚要说话,门口又冲出一个人,是方冉。

他穿着和方一凡一模一样的礼服,大声道,“林先生,要和你结婚的方氏子本是我,他不想嫁给你,他逃婚!”

方一凡陡然听见方冉的话满心骇然,一瞬间额头沁出了薄汗。

方冉这小子怎么跑过来了?

他逃婚是真的,刚开始不想嫁也是真的,都能查到,怎么办?他该怎么解释?

该怎么圆上这轻轻一戳就破的谎言?

林先生的视线从方一凡身上移下来,好像在判断该听谁的话。

方冉还在说,“林先生,他不想要嫁给你,所以就逃了,我本来才是要嫁给你的人!林先生,他是我哥,我不希望他不快乐,他不想嫁给你,我愿意!”

这话说的漏洞百出,他隐瞒了他一开始也不愿意嫁的真相,只突出了方一凡逃婚的事实。

方一凡急的嘴唇发抖,“不是……我不是……”

没想到林先生微微低头,声音轻柔的问,“你的母亲是童文洁吗?”

语气如此柔软,好像方一凡是他的宝贝是一个瓷器,他不能说重话,否则会吓到方一凡似的。

方一凡震惊的抬起头,林先生这话说的小声,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下面的童文洁看见方一凡满目震惊,急得要上去把方冉揪下来,方圆制止了他。

方一凡小声的嗯了一声,点点头,如实答道:“我妈妈是童文洁。”

林先生也嗯了一声,抬头对满座嘉宾道,牵住方一凡还在发抖的手,朗声宣誓,“这才是我真正寻觅的伴侣。”

林先生眼睛冷冷的看向方冉。

立刻有人把方冉带下去,方冉怒吼道,“他不想嫁给你!他不想!你还在自作多情什么?!”

林先生听了愣了片刻,微微偏头,看向方一凡,声音温柔的能滴水,“你不想嫁给我?”

方一凡刚想解释,林先生又说,“是不喜欢西式婚礼?那我们换成中式的?”

方一凡这才抬头看了一眼林先生,俊美的容颜,温柔的声线,温和的态度,和三年前的那人完美重合,他傻愣愣的摇摇头,“不,不是的,我很喜欢。”

林先生牵起方一凡的手,道:“你喜欢最好。”

一场婚礼持续到晚上十二点,方一凡心惊胆战的坐在婚房,他心一热跑回来了,根本没想那么多其他的,所以……他逃婚了林先生都不在意吗?



小草头像框好可爱哦,但是我不喜欢,我喜欢哪个小恶魔,但是我又不想做任务,惨兮兮


【磊落不凡】霸道总裁的甜蜜小逃妻 1

*大概就是霸总的故事,尽量不坑

*霸总薄唇一掀,低沉磁性的声音道:天凉了,这个lo主该火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做梦!

*有热度和评论我就会更新很快,因为我有存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一凡最近几天一睁眼就在烦恼他应该如何躲掉一场旁人羡嫉不已的婚事。


按理讲方氏集团已经做的够大的了,以方一凡的能力 再大他也把持不住了,可他老爹倒是玩物丧志不怀大志,他娘却强势不已,一定要他嫁给林氏财阀的掌权人。


就是那个逆天十五岁考上清华,读了两年就出国深造,直至两年前才回来掌权的林先生,一回来就雷厉风行干掉了众多豺狼亲戚从他浑浑噩噩的爹手里夺来权柄的林先生。


方一凡躺在床上,两只脚直晃荡,他才不会嫁给一个他见都没见过的男人,特别是网传那个林先生相貌丑陋,心里极度黑暗,粗俗不堪。


超级颜狗方一凡才不要和这样的人共度一生。就算不能和三年前哪个人在一起,他也要找一个比季杨杨老婆更漂亮的。


反正他的好友季杨杨已经为他准备好了车,他只要在婚礼那天逃了,他妈就没办法了。


天大地大,先出去躲两个月呗。


方一凡喜滋滋的看着手机里转款提示——嚯!二十万?季杨杨够壕啊。


方一凡拨通季杨杨的手机号,“杨杨,我在外面两个月可用不了二十万吧?”


季杨杨那边仿佛正在调情一般,女生的笑声不绝于耳,季杨杨低声笑骂了两句别闹才和方一凡正经说起话来,“你方大少爷出门可不得有点钱傍身吗?又不怕你不还,要不给你五十万。”


方一凡连忙拒绝,“别别别,这么多钱我在外面就是行走的大白菜,到时候谁都想割一簇下来。”


方一凡揶揄道:“杨杨,你大早上和哪位女秘书快活呢?娇娇还是云云?”


季杨杨呸呸两口,道:“你别害我,是陶陶!”


季杨杨于两年前和平头老百姓黄芷陶结婚,好在黄芷陶能干聪明,人漂亮情商也高,所以方一凡才说最少要比黄芷陶漂亮的人才能和他在一起,要不太在季杨杨跟前丢面儿了。


结婚两年还一样甜甜蜜蜜的,刀子砍都砍不开,方一凡很是佩服。


方一凡立刻开口叫人,“嫂子!”


黄芷陶还和季杨杨腻在床上,听到什么娇娇云云的正在生气,听到这声嫂子愣是笑开了花。


挂了电话方一凡砸吧砸吧嘴,准备下去吃饭,他在逃跑前千千万万要稳定,一旦被他雷达似的妈妈发现了,他就凉了。


一顿饭吃的他是战战兢兢,他妈雷厉风行童文洁警告他无数次不许搞事情,内心怕的要死,表面稳的不行。


回了房间方一凡留恋的摸了摸他的枕头被子,他的手办他的小人书,暗暗道,宝贝们,我一定很快就回来!


婚礼定在明天十二点,就趁着明天八九点钟人多纷杂溜出去。


七点钟方一凡就被他妈逮出去穿衣服了,童文洁苦口婆心告诉他她已经和林氏签好协议就算是结了婚方氏也是他的个人财产,把他嫁过去是为了他好。


方氏看起来还是庞然大物,其实内里已是枯草浆糊,撑不了多久了。


童文洁抹着眼泪给他儿子穿上白色礼服,恨不得把方一凡抱在怀里亲他个百八十遍,那叫一个情真意切老泪纵横。


方一凡愣是没注意到,他只当是童文洁在夸大,毕竟只是嫁个人,而且他确实得跑,要不然他妈到时候得在家想他想的背过气去。


童文洁摩挲方一凡后背,哭的眼妆都花了。


方一凡心疼她,“哎呀,行了妈,不就是嫁个人,我还能回来的。”


他想去擦童文洁的泪水但是他又害怕抹画他妈本来就不堪一击的妆容,整个人都手足无措的,只能抱着她的肩,“行了行了妈,我会回来的,别哭了。”


童文洁理着方一凡根本不皱的领口袖口,“妈知道,妈知道,儿子你要是住的不舒心就回来,啊,妈妈爸爸永远都爱你。”


童文洁根本不敢说,一旁安慰的方圆却了解他媳妇,刀子嘴豆腐心,把方一凡看那么重怎么可能把他嫁出去,这事怕是还有其它原因。


方圆看着客厅玉摆件下压的一纸合约,这个林氏财阀到底为什么能看得上小小方家?


车我码的蛮快的,至于文笔啥的,觉得不行可以不看,不用特地和我说了,很糟心的,而且因为我本来也没有这东西

【磊落不凡】不如落入我的网里

🚗🚗🚗

双向病娇,春💊

补档

@一个爬墙小号

↑点他

————

这篇簧到石墨翻车而不是老福特翻了

讲真,我觉得也就一般般簧,总之我手动隔开敏感词了,希望活的时间长点

请多给我点评论


【磊落不凡】不如落入我的网里

🚗🚗🚗,一辆封窗卡车

双向病娇

春/药play

暴躁补档重发

@一个爬墙小号

↑点上面

————

爽完就跑,补档火葬场操操操

卧槽不行明天补档
老福特盯上我了

大号点热度欢迎,小号点拉黑


【磊落不凡】黯淡温柔 5

“爸!妈!我回来了!”方一凡推开门,大声汇报着。

没人回应。

“没人……磊磊?林磊儿?”

还是没人回答。

林磊儿没回来?不对啊,林磊儿应该早就回来了,他能去哪?

方一凡放下吃的,把家里全部的门都推了一遍,发现林磊儿真的没有回来,他赶紧掏出手机发了一条微信:“磊儿,你去哪了?怎么还没回来?”

微信咻的一声从方一凡手里发出去,叮咚一声从林磊儿房间传出来。

手机装在林磊儿羽绒服口袋里,方一凡摁亮手机,里面果然有二十几条微信和电话的显示,怪不得下午林磊儿不会他,原来是根本没带走,他懊恼的抓抓头,亏得他还和林磊儿闹脾气。

对了,季杨杨。

“季杨杨!磊儿在你旁边吗?”微信刚出去。

“表哥?你回来了?”

方一凡冲到门口,只见林磊儿身上还穿着那件羽绒服,他道:“你怎么把他的羽绒服穿回来了?”

“啊!”林磊儿一拍脑瓜,“我忘了!表哥表哥,你快打电话叫他别回去,我下去给他送去。”

“不用了!你安心吧,人家开法拉利的大少爷有专车接送。”

林磊儿道:“那好吧。”

吸搭着鼻子,像个企鹅一样左右摆着坐上了沙发,他道:“表哥,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你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林磊儿嘟嘟囔囔的:“什么晚,明明就在你后面一点点。”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刚刚和季杨杨一起吃饭的。”

“吃饭?”方一凡弹他脑瓜,“你个小榆木脑袋,你不怕他给你下毒?”

“饭是餐厅厨师做的,他下不了毒。”

方一凡见林磊儿一脸正经,觉得无趣,掏出手机玩了起来,“那你把桌上的东西扔了吧。”

“什么?”

“我怕你饿着!给你带的!欠了你的!”方一凡道,“不过你都吃过了,把他扔了吧。”

林磊儿看着那盒东西,很久后他小声的说:“表哥……”

“嗯?”

“其实我……很不喜欢……跟在……”

方一凡等了好久没下文,他移了一下手机,见林磊儿像只红大虾似的倒在沙发上,嘴里还呱呱唧唧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烫度惊人!

方一凡慌了,手机一甩,手脚并用的把林磊儿弄回床上,给喂了药。

童文洁和方圆一回来就看见方一凡手忙脚乱的在倒水找药。

“儿子儿子!咋啦!”童文洁冲上来上上下下把他儿子摸了个遍。

“妈!妈!”方一凡挡住童文洁的手,大声道:“不是我!是磊儿!”

方圆看戏呢,一听也和童文洁一起紧张起来,“磊儿怎么了?”

“他发烧了。”

童文洁怒目圆瞪,伸手就要往方一凡身上招呼,“你!你!你!方一凡,我就让你带弟弟一天,你就把他搞生病了?”

方一凡躲呀,不躲就要被捶死了。

“妈!你就别顾着打我了,磊儿还烧着呢。”

方圆一听是这么个理,他拦下媳妇的如来之手,把她往房间拖:“媳妇媳妇!看磊儿重要!来来来!”

“还拉我,方圆,都是你儿子!”

“是是是!都是我基因问题!先看磊儿来。”

童文洁被拉进房间,见到裹得严严实实的林磊儿,又气又急,“方一凡,你个不省心的,磊儿多少度?”

方一凡道:“刚量呢,这会儿应该好了。”

童文洁从林磊儿嘴里拿下水银温度计,定睛一看,甩给了方圆,“给你给你!我不会看!”

“哎呦你慢点!”方圆接过来对着光仔仔细细瞅了眼,“哦,没事,三十八度七,喝点退烧药就行。”

“三十八度七低呀?”

“妈!我晚上照顾他,我照顾他行吗?”

方一凡在他妈发飙之前立刻认错,揽下了照顾病号的重任。

夜里方一凡睡过去了,林磊儿醒了见方一凡趴着睡了也不好意思弄醒他。

但他确实是被三急憋醒的,憋着憋着林磊儿就像是筛子似的抖个不停,硬生生把方一凡抖醒了。

“…………你干啥呀!”

“我……我想要上厕所。”

“哎呀你抖三分钟了,你想要上厕所不早说?”

林磊儿委屈道:“我看你睡了。”

“??那你怎么不憋一个晚上?”

“憋不住。”更委屈了。

“憋不住不说!我这么一个夜猫子能困的睡着吗?我就是无聊了趴下休息会,起了起了,去尿去吧,别把肾憋坏了。”方一凡站起来,伸伸懒腰。

林磊儿委委屈屈的去了,回来后再也睡不着了。

“咋啦?你尿频尿急?”

“我没有!”

“那怎么不睡?”

“我冷。”

“冷?”方一凡愣了一下,“你冷什么?这屋里不是开暖气了吗?”

“发烧冷的吧……”

方一凡狐疑的盯了林磊儿半天,最后认命的开始脱衣服。

林磊儿吓一跳,“你,你干嘛?”

“你不冷吗?臣妾上来给你暖个被窝。”方一凡做了个鬼脸。

“……其实,也不用。”

“???”

“其实我就是饿了。”

方一凡拽衣服的手一顿,“你开玩笑?”

“没,”林磊儿坐着,手腕撑着床头,“我和季杨杨一起没吃什么,我不自在。”

“你不自在?不自在你和他走?”方一凡又开始着手穿衣服,“您给您自己个找不痛快?”

“黄芷陶说他和你晚上去吃饭,我何必做多余的哪一个?”

“傻!”方一凡坐在床边,“你不是多余的,你是我弟弟啊。”

林磊儿道:“那是你女神……”

“我早就说了,我女神是分儿!”方一凡道,“今个儿我分儿上来了全靠你,你就是我男神,行不?”

林磊儿脸微红,“那你叫她女神,我以为你还喜欢她。”

方一凡听着话觉得好笑,“那我叫你男神,我也喜欢你。”

林磊儿道,“我以为呢……我想与其去打扰你们还不如回来做题。”

“写了吗?”

“没。”

“那你跑什么呢?”

“谁知道季杨杨请我吃饭……不吃白不吃,有便宜不占白不占,不是你说的吗?”

“嗷呦?好的不学坏的学?你是葫芦娃里的紫葫芦吧?”

“那你不就是蛇精?”

方一凡眼瞪的老大,他没想到林磊儿学坏了会拿话堵他了。

“我习惯了,你不喜欢我以后不叫她女神了。”

“……表哥,其实,我没有不喜欢。”小声哔哔。

“什么?”

“没有,那你以后别叫她女神了。”

“臭小子!”方一凡捏捏林磊儿鼻尖,“怕你了,我去把东西热一下给你吃。”

他庆幸刚刚没扔那份套餐,正准备出去给林磊儿热了吃

林磊儿道:“表哥!”

“嗯?”

林磊儿垂目,他说不出口,“没什么,你去吧。”

他很喜欢表哥对他独有的温柔,那是和他给所有人一样阳光的温柔,又不同于其他人,只有在只有他们俩的环境里,才会出现的,不热烈的黯淡温柔。


——END——


我写文最大弊端,写的太实太仔细了,拉不动节奏啊啊,一天居然写了五章,写的不太好,仓促了点,也算是顺利完成,等我过两天或许能憋出车来,✌
追弟火葬场会有的,但是不是这一篇,可能是这一篇的时间节点承接但是换一篇写,因为如果长连载我会有压力,所以经常改成短的篇
emmmm,文名瞎取的,强行点题最为致命,文名真难取